「棒球很簡單,人生太難了」by 棒球王子 廖敏雄
有興趣的可以在網路上搜尋再見全壘打的關鍵字,很多部落客都寫出很多很不錯的心得

 特別又看到了米果的文章ICHIRO:沒有快樂 打球這回事
雖然常常聽人說『快樂打球』,對我而言,完全不瞭解這是什麼意思!」2004年10月,當鈴木一朗打破MLB單季最多安打紀錄之後受訪, 說了這麼一段話,「所謂的快樂,絕對不是笑嘻嘻地打球,而應該解釋為『抱持著充實感』。能夠打破這個記錄的心情,絕對不是用『快樂打球』來形容的!」

在開始決定寫blog當成自我訓練之前,完全是不想用運動當成素材

cuz it's too hard

因為兄弟,在球場上流淚
因為兄弟,對著電視嘶吼
因為兄弟,與人的接觸更進一步
因為兄弟,變得幼稚而且難以理解

曾經為了球賽與好友爭執,只因為爭吵兄弟到底強在哪裡
假如時空變成現在,這一切還有意義嗎?

在我心中的黃象變成黑象之前,都覺得一切都可 以理解,畢竟那時廢材球員都不在陣中了
直到去年的放水案,才發覺一直的「原諒」變得痛苦,「譴責」變得無謂
一直以來的放縱換得的傷害,在清醒之後,是最令人心傷與難受

到底體制出了什麼問題,是教育,人心還是官僚(聯盟)與政治(黑道)
台灣的國球,是不是在我認識它之前就已經被玷污了

偶然在緯來採訪曾教官的片段,瞭解了一些事

 

 

重點是在3:35秒之後,原來放水是台灣人的劣根性,也是民族意識,永遠都想有人走後門,坐著一步登天的發財夢

十賭九輸,真的看多了,總是會有著下一場會"陪"回來的想法,賭不就是這回事嘛..
只是要我從球員的那一方去想像收錢打假球, 我做不到,就跟我沒辦法原諒他們一樣

看著這部片,原本要設定廖敏雄當影片的主角, 後來還是被當年的棒球王子給回絕了
就像他說得那樣,對他來說「棒球很簡單,人生太難了」
是愧對自己,還是愧對李瑞麟教練,我不知道
當初多少人因為暴力鷹而燃起對棒球的熱愛,卻在第一次放水案的時候,完全的對職業棒球失望

現在對著每一個守備動作品頭論足,對著每個失誤喊打假的
球員情何以堪,球迷情何以堪,這種雙輸的戲碼還要演多久,還要讓多少人傷心
得到掌聲很困難,噓聲卻很簡單,但還有「多少的保證」可以用?

















全站熱搜

黃雷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