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umb.jpg

譯  名:第36個故事
片  名:Taipei Exchanges
年  代:2010
國  家:臺灣
IMDB評分:7.4/10 10 votes
導  演:蕭雅全 Ya-chuan Hsiao
主  演:桂綸鎂 Lunmei Gwai
      林辰唏 Zaizai Lin
      張翰 Chun Chang

簡  介:

2010臺北電影節 觀眾票選獎、最佳音樂獎
每個故事,都是從城市的咖啡館開始的

  《第36個故事》,是一個發生於臺北咖啡店內35以物易物的交換遊戲,繼而發展出引人入勝的動人故事。由《命帶追逐》蕭雅全導演,侯孝賢監製,《不能說的秘密》桂綸鎂、《街角的小王子》林辰唏和《雙瞳》張翰主演。

   濃密的行道樹擁抱著安靜的街道,路旁的"朵兒咖啡館"亮起溫暖的燈光,咖啡館的主人是一對年輕的姊妹-朵兒和薔兒。因為喜歡咖啡和甜點,朵兒利用工作積 蓄下來的存款以及家人的資助,和妹妹薔兒打造了一間風格別具的"朵兒咖啡館"。在她想像的藍圖中,她自己就是這間咖啡館的招牌,就像同心圓一樣,她的好朋 友會帶來另外一群好朋友捧場,她的人緣也將轉化為店裡一波又一波的人氣。

  果然,開幕當天來電影下載了好多的朋友,帶來好多有趣的賀禮,朵兒高興極了,說要讓這家店長長久久經營下去。言猶在耳,開店之後的營運狀況卻讓人大失所望,連續幾天客人稀落,空蕩的店面對照著滿倉庫的賀禮更顯冷清,朵兒的好人緣反倒成了倉儲的負擔。

   出師不利的朵兒和薔兒,在一次偶然的對話中,開啟一場"以物易物"的活動,在這間咖啡館裡,唯一能用金錢買到的只有咖啡,客人如果想要擁有其他東西,就 必須拿出等價的物品和主人交換。因此,客人可以用無敵鐵金剛公仔換到一張老相片、可以用清水溝換到店內的泰文食譜,不談客觀的金額,只在意彼此對價值的共 識。"朵兒咖啡館"於是不再僅是一般的咖啡館,反而更像一處串聯城市情緒的集散地。

  這樣的想法竟意外吸引了越來越多的客人,其中包括一位帶來了35個城市故事的副機師群青。這些交換的過程,不停地讓朵兒和薔兒重新衡量自己的判斷標準,最後甚至改變了彼此的價值觀,讓兩人決定出發去尋找第36 個故事,實踐真正屬於自己的目標。

幕後製作

主創談角色:像還是不像

  林辰晞與薔兒

   林辰晞:我覺得我自己跟薔兒蠻像的,當然也有些不一樣的地方。我覺得我私底下還蠻嚴肅且現實,或是說理性吧。但電影中的薔兒是比較三八的,其實這角色 我是我參考我妹(笑),因為我妹就是比較三八。不過我感覺自己演完薔兒後,好像骨子裡的那種三八特質有稍稍浮現一些

  張翰與群青

   張翰:其實我跟這角色一點都不像!我覺得群青是那種標準的中產階級思維,雖然這角色在電影裡並沒有過多著墨,但其實他自己心裡也在經歷一種旅程,一種核 心價值的追尋。透過那些自己經歷的旅程以及自己認知的價值觀中,逐漸轉化為一種比較接近''的價值,而不是'社會'的價值。雖然這部分並沒有被刻意強調 出來,但跟著電影走你會從中發現到群青比較清楚方向,最後也能坦然面對他自己的生活,內心得以平靜。因為他從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什麼,雖然他有不錯的社會 地位,某種頭銜或專業技能,但他過的並不是很快樂。那種把自己的全部都奉獻給工作的人,往往會產生價值觀上的錯亂,群青這角色正是如此。直到他把過去那些 無法安穩睡覺的東西拿出來,然後碰到姐妹的交換機制,讓他終於可以思考自己存在的價值是什麼,最後勇敢走出屬於自己的價值觀。

  蕭雅全談群青與薔兒

   蕭雅全:群青這個角色沒有太多線索是故意的,因為我覺得來咖啡館的客人都會用一種方法讓自己在這裡被認識,那個形象可能只有在這個空間才會出現,但那未 必就是他平常的樣子。應該這樣說,群青只有一種面貌在咖啡館被認識,他是一個說故事的人,每次都點一樣的東西。你不能說你認識這個人,你只能說你認識他在 咖啡館的樣子。這往往是片段式的而非全貌。群青是這種概念而定的角色。

至於薔兒,我覺得這個角色反而是電影裡很重要的真實感。其實安排張 翰說那些象徵的故事,一開始會擔心很不切實際。但後來覺得可行,主要是因為想到有薔兒這個角色,因為她能呈現出其他面向的衝突性。電影中如果沒有薔兒,只 剩下群青跟朵兒這樣兩人在那說故事其實有點可怕(笑)。所以一定要有個現實點的存在感。而薔兒就是一個現實觀感。

《第36個故事》與以物易物

   談到為什麼會想用以物易物這個原點的來源幾乎不可考。蕭雅全表示,自己其實覺得金錢制度也沒什麼不好,它是一種規範。但在《第36個故事》3E電影下載 站中蕭雅全想帶給大家的,是在這個制度之外,其實還有很多可能性,這恐怕是金錢制度裡無法獲得的。如果把金錢制度視為理性,那以物易物可能就是感性。但肯 定每個人都會有理性與感性的兩面,人的心中都有座天平,但隨著生活經驗、社會、職業等關係,天平會失衡。於是要學會自己去提醒自己,然後努力去調整到比較 平衡的狀態。像是電影裡的朵兒,一開始感覺比較現實,然後薔兒比較感性;但後來似乎會看到了相反的狀態。其實那並不是改變,而是內心的某種自我被喚醒。

空間表達性格

   戲劇中使用空間時,常會考慮'人前人後',這很容易表達人物角色的個性。很多空間有其先天性格和屬性,客廳就是典型的人前,一般招待客人就是在客廳,如 果要講悄悄話,就會拉到廚房或陽臺,這樣的空間相對於客廳就變成人後。或者不一定是要跟人講悄悄話,在客廳是一種表現,跟客人在一塊兒的時候是一種樣子。 有一幕蕭雅全拍攝了一個人到陽臺抽煙,就會看到這個人在人後的樣子,人物的個性就建構起來了。在戲劇裡頭空間的運用挺有趣的,在電影裡面攝影機可以無所不 在,就有機會看到人前人後如何表現。

  在想像這個場景的時候,蕭雅全覺得有一個ㄇ字型的吧台很重要,用意是想讓觀眾感覺到主人翁喜歡跟 人交往,喜歡跟人相處。換個角度來看,如果咖啡店主人是一個非常害臊靦腆的人,吧台的設計大概就會窩在一個小角落,他把咖啡遞給客人的時候可能也就躲在吧 台後面。因為希望主人翁是大方熱情,喜歡跟人交往,《命帶追逐》(蕭雅全的首部劇情長片)中的當鋪顯然就不是這個氣氛,男主角東清永遠在鐵窗後面,防止搶 劫,視覺上就覺得他的狀態是被捆綁住的,當時確實是想藉此講一個人的心很想飛,卻被捆綁住了。《第36個故事》在空間的設計上,則希望傳達出角色樂於與人 交往、接觸的感受,片中,朵兒在第一分鐘就完成夢想了,她成功開了咖啡館,但最後一分鐘她改變了,她要去實踐第二個夢想,這個變化的過程並非她個人的自 覺,而是被人影響的,好多人來,聽了好多故事,於是她改變了。這些影響或改變是別人給她的,別人帶來的,她是受惠的。這是人與人互相帶來的正面影響,就應 該營造出一個適合人交流的空間,這部影片的觀點是在讚美人跟人的交往。

奇異的街訪

  片中插入數段街頭訪談,讓民眾直視 鏡頭,談他們心中認為最具價值之事、追求的夢想等等。蕭雅全開始決定在片中加入這一段的時候是出於直覺。就是想把一些話題開放給一般觀眾,讓他們參與或回 答,然後就想到街訪這種形式,便到街上問人。但劇組也不是隨機在路上抓人,而是先透過朋友約訪,只是他們也不知道會問什麼,答案也完全沒有規範,希望他們 憑直覺說。

蕭雅全想在影片放入了這段街訪,想聽聽觀眾的反應,因為有不同意見,光我們工作人員當中就有些人很支持,有些人很反對,支持的一方覺得很有趣,很有另外一 種空間感;反對的人則是認為會破壞故事線,故事會被打斷,或是認為把一個抽象的事情講得太具體了、太露骨了。蕭雅全猶豫了非常非常久,在最後版本敲定前一 直卡在這裡,到底要不要放街訪,他們做了兩個版本相互比較,最後決定要街訪。決定的理由就是因為覺得有趣,很好奇觀眾會怎麼看,會覺得是打斷或讓影片變得 更豐富。

關於影片音樂

雷光夏和侯志堅擔任了本片的配樂。兩人都與導演蕭雅全有著長期的合作。雷光夏的音樂有一種很難言語的美感,非常優雅。侯志堅的音樂則一直都很靈活,可以呈 現非常多種不同的情緒跟情感。蕭雅全表示從好多年前就很希望他們兩個可以一起合作,有一種音樂上的撞擊,幾年前他們一起做過一支短片《地圖》,覺得很好 玩,一直希望再合作。這次3E看看他們合作的方法是,這個人丟了一段旋律,下個人就接棒,再丟回來、再丟回去,兩個人的互動非常有趣。電影開拍前和拍攝期 兩人就一直來朵耳咖啡館做音樂,收一些聲音,包括劇組跟演員見面、談劇本,他們也加入,去想像角色種種,然後開始做音樂了。拍攝期間兩人已初步做出來一些 旋律,這些音樂其實也會反過來影響導演的執行,攝影師和演員也會覺得被音樂感染。

靜謐的最後一個鏡頭

  《第36個故 事》裡頭的臺北顯得輕盈、自在且充盈著溫潤的人情。片末有一個鏡頭是利用臺北市舉行萬安演習時特別拍攝的,從淡水河的彼岸俯瞰臺北城,平日車水馬龍的忠孝 大橋竟頓時空無一人,透露出靜謐、開闊或者一點點寂寥的意味。對於這個鏡頭,導演的解釋是:"那個畫面當然有些象徵,但跟那一句話必須放在一起看,我喜歡 我自己寫的那段臺詞:城市是空的,故事是人寫的。我想談的也是這件事,若是要講臺北,最真實的臺北也不是這些硬體建築,而是裡頭的人。如果把人全都抽離, 就像畫面中那樣,你說這是臺北嗎?其實也不對。什麼叫臺北?你如果形容給別人聽,一定不會講說臺北有五座橋、四個摩天輪,而是會說臺北人如何如何,其實都 是在形容人。這些人物和城市是相互影響、相互養成的,但如果我們想說故事,故事是在人身上,所以那個空城其實是想談人才是城市的核心。"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黃雷克 的頭像
黃雷克

雷克的資源回收桶

黃雷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